<var id="imcgu"></var>
<em id="imcgu"></em>

  • <em id="imcgu"><strike id="imcgu"><u id="imcgu"></u></strike></em>

    <li id="imcgu"><acronym id="imcgu"></acronym></li>

    1. <li id="imcgu"><acronym id="imcgu"></acronym></li>
        <li id="imcgu"></li>

        水滴籌靠什么盈利(申請水滴籌的利弊)

        在知乎,有關水滴籌的問題中,“水滴籌如何盈利?”被瀏覽了37.37萬次,答案有很多,其中一個“靠利息”的回答被眾多知友認可。

        水滴籌的確產生了一筆不小的利息,但賺利息從來不是水滴籌的“生存之道”。

        水滴籌的資金之謎

        7月15日,水滴籌舉辦了一場媒體開放日,首次對外公示其籌款資金專管賬戶和利息的情況,并公布了北京中天華茂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的審計報告。

        報告顯示,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水滴籌共籌款105.87億元,籌款人未提取或待退款給捐款人的資金為0.35億元,截止到2021年3月16日,籌款人提取金額103.86億元,退還捐款人1.66億元。

        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的審計意見認為:水滴籌在平安銀行資金專戶和資金結算專戶的操作流程符合《現金管理暫行條例》和《人民幣銀行結算賬戶管理辦法》有關規定,提取金額、退還金額、待處理金額之和與總籌款金額相符,未發現挪用,擠占賬戶資金的情況。

        水滴籌靠什么盈利(申請水滴籌的利弊)

        另外,水滴公司聯合創始人、水滴籌和醫療事業群總經理胡堯披露了一組數據: 2016年水滴籌成立至2019年12月底期間,用戶愛心捐贈款項產生的利息累計1000余萬元,同時水滴公司自行出資超過1億元,已經在期間全數用于補貼籌款用戶提現時的第三方渠道支付費用。另一筆利息是2020年1月至2021年3月31日產生的,共628.5萬元。

        從這兩組數據中可以看出兩個關鍵信息:

        其一、水滴籌平臺上沉淀的資金確實產生了利息,已經用于支付第三方通道手續費的利息加上2020年開始產生的大概是1600多萬。

        其二、水滴籌并沒有靠利息掙錢,平臺上籌款資金產生的利息都用到了病患身上。

        水滴籌的利息從何而來?可以從水滴籌母公司水滴公司此前披露的招股書中一探究竟。

        水滴公司此前發布的一季報顯示,水滴籌的捐款者總數量達到3.6億人,為累計近190萬患者籌款超過400億元人民幣。

        胡堯介紹,水滴籌平臺上的利息就是這筆愛心錢(400多億)在5年的時間里陸續產生的,水滴籌和平安銀行簽署了資金存管協議,在平安銀行開了監管戶,當公眾捐款時,資金就會通過微信支付進入賬戶,由于籌款人提現存在周期,就產生了利息。

        不過,隨著水滴籌提現周期不斷縮短,資金在監管戶中停留的時間越來越短,理論上籌款資金產生的利息增長也會越來越小。

        胡堯舉例稱,此前四川一女童因電瓶車爆炸燒傷,不到2小時就籌款120萬,在第二天就提現用于治療。

        “從上線至今,水滴籌沒有向籌款人收取過一分錢,始終堅持免服務費、零費用?!焙鷪蚍Q,累計產生的1600多萬利息是由用戶捐款,幫助大病患者所產生的,雖然不多,但是也必然用于大病救助相關的事情。

        在當天的媒體開放日,水滴籌宣布將其中的100萬元捐贈至中國紅十字基金會“生命接力基金”,用于開展人體器官捐獻相關的公益項目。

        公益還是商業?

        “免服務費”、“零費用”、“補貼”、“大病救助”……水滴籌身上的這些標簽讓很多人將其與“公益組織”、“慈善組織”劃上等號。

        今年5月份,水滴籌母公司水滴上市,很多人驚訝:“公益組織怎么能上市?”“做慈善的都上市了!”一時間,水滴公司遭遇了空前的誤解和質疑。

        事實上,關于這個問題,水滴公司創始人兼CEO沈鵬早些時候就做過專門的回應。

        2019年年末,水滴籌身陷“掃樓事件”輿論危機,一時間,外界對于水滴籌到底是公益還是商業的討論此起彼伏。沈鵬在一次接受媒體專訪時稱:“把我們當公益組織,是對我們比較大的誤解?!?/strong>

        沈鵬表示,成立水滴籌的初心,是想給有困難的大病患者提供一個向熟人求助的工具和服務。業務屬性定位是熟人社交籌款,水滴籌不給任何一個案例導流。

        在15日舉行的媒體開放日上,多位行業專家再一次聚焦水滴籌的屬性問題。

        北京新民社會組織能力建設促進中心主任、個人大病求助互聯網平臺自律協調機制辦公室主任王虎指出,我國慈善法所規制的是利用互聯網向社會公開募集善款的行為,對水滴籌這類“個人救助”行為并沒有特別限制。

        王虎表示,根據《個人大病求助互聯網服務平臺自律公約2.0》規定,個人求助是針對特定個人進行的贈與,不是面向非特定對象的慈善募捐,相關法律責任由發起人等相關人員承擔。

        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說:“水滴籌上線以來,全面打破了行業收取一定比例服務費的規則,這種具有強烈公益色彩以及幫扶弱勢群體的經營行為,一直被大眾誤認為‘水滴公司就是水滴籌、水滴籌是公益組織’,其實這是對水滴籌的誤讀?!?/p>

        朱巍還指出,不管是從商業倫理角度,還是法律規制角度看,公民的個人求助本來就屬于個人權利范圍,水滴籌是利用社交平臺和互聯網技術將原先線下的求助行為提速增效,在免收手續費的前提下,最大限度完成了作為互聯網平臺對社會應履行的社會責任和道德責任。

        水滴籌的“生存之道”

        不僅不靠利息、不收手續費,而且需要補貼部分患者的提現手續費,還需要維持平臺的正常運營,按照常理,這樣的公司是無法存活的。

        水滴籌到底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成為中國最大的大病籌款平臺呢?

        胡堯在當天的媒體開放日上表示,在水滴公司,水滴籌的定位是社會責任板塊的業務。

        這就很明白了,水滴籌雖然是水滴公司重要的業務板塊,但其并不承擔營收任務,而是用來彰顯水滴公司社會責任的。

        北京師范大學中國公益研究院執行院長高華俊在當天的圓桌論壇上也指出,水滴籌毫無疑問不是一個慈善組織,水滴籌更像是社會投資,而帶有社會價值的性質。

        事實上,從水滴公司上市前夕發布的招股書中也可以清楚地看到,水滴籌并不貢獻營收,而是作為水滴公司另一個主營業務水滴保的“渠道”而存在的。

        按照招股書中披露的信息,2020年,水滴籌貢獻的保費為18.72億,占比13%,比例在逐年下降,而自然流量和復購2020年貢獻的保費為55.59億,占比38.5%,比例在逐年提高。

        看到這,水滴籌存在邏輯的就非常清晰了:一方面,作為水滴公司“保障億萬家庭”的主要業務板塊,水滴籌為很多得了重病而無錢救治的群體提供了一款便捷的籌款工具,盡了水滴公司的社會責任;另一方面,作為一個有效的保險教育場景,水滴籌事實上有利于水滴公司的保險業務。

        沈鵬曾經表示,水滴籌給捐款人推薦保險,是公司發現很多人在捐款時內心被觸動,開始默默地給自己定目標,要早睡、要及時體檢、要買保險?!八麄儗w檢、買保險有需求,我們就做了一個應景的廣告位推薦,但不會強制用戶購買?!?/p>

        所以,從本質上看,這是一個良性的商業模式,這種“以商業反哺社會責任”的做法,既可以讓水滴籌作為一款免費的籌款工具持久健康的運營,也有利于水滴公司保險業務的增長。


        華風揚是一家創業點子分享平臺,在這里提供互聯網創業項目,以及引流推廣、網絡營銷、實操案例分享,需要網上創業點子那就上華風揚,找項目,學推廣就來華風揚!

        聯系我們:微信公眾號搜索“大嬸說事”

        版權聲明:本站部分文章來源或改編自互聯網及其他公眾平臺,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內容僅供讀者參考,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hcpack8.com.cn/94872.html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