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imcgu"></var>
<em id="imcgu"></em>

  • <em id="imcgu"><strike id="imcgu"><u id="imcgu"></u></strike></em>

    <li id="imcgu"><acronym id="imcgu"></acronym></li>

    1. <li id="imcgu"><acronym id="imcgu"></acronym></li>
        <li id="imcgu"></li>

        金新月位于哪三國交界地帶(CIA是如何將阿富汗打造成世界第一毒窩的?)

        在勢如破竹的一周后,阿富汗塔利班可能剛剛迎來真正的挑戰,國內外各種勢力很快卷土重來,連極端組織ISIS也來搞事情,而對于阿塔來說更重要的一件事,那就是組織阿富汗政府以及實施各項政策。

        金新月位于哪三國交界地帶(CIA是如何將阿富汗打造成世界第一毒窩的?)

        鑒于阿塔以前的表現,人們對它這次重登阿富汗政壇的表現,既有所期待又充滿擔憂——他們的承諾,到底能否兌現。

        阿塔在2021年8月17日舉行了首場記者招待會,會上阿塔做出了不少承諾,除了婦女權益、赦免和外國勢力合作的“前”政府官員,在伊斯蘭教義框架下給予民眾相應的自由外,還特別聲明阿富汗要“禁毒”。

        金新月位于哪三國交界地帶(CIA是如何將阿富汗打造成世界第一毒窩的?)

        “不會有毒品生產,不會有毒品走私……阿富汗將不再是一個種植鴉片的國家?!?/p>

        阿塔這番言論著實令人吃驚,不僅是對于他們如此的決心,更重要的是,阿塔真想要實現這個目標簡直是難比登天:

        2020年,阿富汗的鴉片產量約6300噸,憑一己之力生產了全球85%的鴉片,毒品也成為了阿富汗當之無愧的支柱產業,其中位于阿富汗、巴基斯坦、伊朗三國交界處的“金新月”地區的產量更是占據大頭,堪稱“藍星頭號毒瘤”。

        說白了,東南亞的“金三角”以及南美的“銀三角”在阿富汗“金新月”就是個渣。那么,阿富汗究竟是怎么淪落成“毒品國度”的呢?

        金新月位于哪三國交界地帶(CIA是如何將阿富汗打造成世界第一毒窩的?)

        1

        眾所周知阿富汗一直以來是一個“散裝”國家,自始至終缺乏強力的中央集權政府,全國大部地區處于部落或軍閥的統治下,廣大民眾普遍都對國家、法治觀念毫無認同感,任何行政命令是否能得到貫徹執行,完全看當地軍閥或部族首領的態度。

        這種格局下,正是適合毒品蔓延的溫床,阿富汗的罌粟種植和鴉片貿易幾乎貫穿了它的歷史。

        19世紀末的阿富汗統治者,看到英屬印度通過向中國等地販賣鴉片取得巨大利益后,也想分一杯羹。于是,時任阿富汗統治者阿卜杜·拉赫曼汗(1880 年—1901 年)從英屬印度引入了罌粟、大麻種子,鼓勵農民種植。

        金新月位于哪三國交界地帶(CIA是如何將阿富汗打造成世界第一毒窩的?)

        這項政策得到了阿富汗當地部族的積極響應,越來越多的鴉片、大麻種植地出現在阿富汗貧瘠的土地上。

        限于地理因素的影響,阿富汗種植出的毒品作物基本都是在南亞市場銷售,然后再被轉運到包括中國在內的其他區域。

        金新月位于哪三國交界地帶(CIA是如何將阿富汗打造成世界第一毒窩的?)

        根據史料記載,阿富汗的鴉片“品質”較好,因此對南亞本土的鴉片產業造成了巨大沖擊,這使得英印當局下達法令:要求嚴厲打擊南亞以外的鴉片貿易。不過,英國殖民并不能阻止阿富汗鴉片不斷分食自己的“蛋糕”。

        更諷刺的是,阿富汗出產的鴉片的嗎啡含量高于其他地方,一度被西方醫藥公司所青睞。

        到1979年,阿富汗加上鄰國巴基斯坦普什圖部族區的鴉片產量,占到當時全球總量的5%。

        但這遠遠談不上如今“毒窩”的程度。外來侵略和其帶來的亂局,釀成了阿富汗真正的悲劇。

        1979年,蘇聯悍然發動侵阿戰爭,砸爛了剛剛有點模樣的阿富汗中央集權格局,全國徹底碎片化,各地部族武裝和軍閥崛起。蘇軍本計劃速勝,卻沒想到被阿富汗拖入泥潭十年。

        金新月位于哪三國交界地帶(CIA是如何將阿富汗打造成世界第一毒窩的?)

        而蘇聯的對手不止阿富汗人。美國等西方勢力不僅半公開培養訓練反蘇的阿富汗“圣戰士”,在武器裝備和經濟上也伸出了援手。

        美國對阿富汗“圣戰者”除了直接半賣半送諸如“毒刺”肩抗式防空彈道、107火箭炮等適合游擊戰的武器裝備外,更搞了一套的西方式的“授人以漁”!

        金新月位于哪三國交界地帶(CIA是如何將阿富汗打造成世界第一毒窩的?)

        美國歷史學家阿爾弗雷德·麥科伊(Alfred McCoy)指出:為了讓阿富汗反蘇武裝盡可能多的獲得資金,美國CIA竟然提供技術,升級當地的毒品加工工藝,甚至直接派遣特工去教授那些目不識丁的阿富汗農民學習毒品制造技術。

        金新月位于哪三國交界地帶(CIA是如何將阿富汗打造成世界第一毒窩的?)

        CIA提供了從產到銷的一條龍服務,80年代在巴基斯坦西南部至少出現了6個海洛因提純工廠為阿富汗“圣戰士”們服務。中情局還幫助他們走私鴉片離開阿富汗,這些毒品最終會流入歐洲市場,也有部分會進入鄰國蘇聯。

        在美國的幫助之下,阿富汗毒品產量在1982年至1983年之間翻了一番,達到575噸,成為當時世界上最大的海洛因產地。

        金新月位于哪三國交界地帶(CIA是如何將阿富汗打造成世界第一毒窩的?)

        (《第一滴血3》講述了美國支持阿富汗反蘇武裝,這話現在看起來相當尷尬)

        在1980年代的阿巴邊境,你經常會看到這樣的場景:浩浩蕩蕩的抗蘇游擊隊押運著一輛輛滿載美援武器的卡車返回阿富汗,卸完貨后,車上會裝滿鴉片等毒品,運輸到巴基斯坦。

        因為收益豐厚,賣毒品不僅可以養戰,更是讓這些部族武裝和軍閥頭子自己中飽私囊,吃得肥頭大耳,許多地方軍閥甚至強迫轄區內的農民種植罌粟,像??笋R蒂爾爾(阿富汗前總理,伊斯蘭黨主席)就是最大的毒梟,擁有六家海洛因提取工廠。

        金新月位于哪三國交界地帶(CIA是如何將阿富汗打造成世界第一毒窩的?)

        而鏈條的另一端,來自美國的CIA制毒“專家”給阿富汗提供的技術支持,很快就影響到了西方盟友以及本國的民眾。據統計,僅在1984年,來自阿富汗及巴基斯坦普什圖區的毒品海洛因就占據了美國60%及歐洲80%的市場,而此前阿富汗原本只能販賣最原始的鴉片制品。

        金新月位于哪三國交界地帶(CIA是如何將阿富汗打造成世界第一毒窩的?)

        (阿富汗本國有8%人口長期吸毒)

        從1979年到1989年,蘇聯打了十年阿富汗戰爭,傷亡了近5萬人(其中1.5萬人死亡),并造成100萬阿富汗人死亡,600萬人淪為難民,可鴉片產量卻暴增20倍,可是,始作俑者的美國,對阿富汗毒品蔓延問題那是管殺不管埋。

        美國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歷史系教授阿爾弗雷德·麥考伊在他的作品《美國全球權利興衰》中感慨道:“美國在阿富汗的毒品政策服從于對抗蘇聯在那里的影響的戰爭,……阿富汗獨特的生態環境與美國軍事技術的融合,使這個偏遠的內陸國家成為世界上第一個真正的毒品國家,……在這個國家,非法毒品主宰著經濟,影響了政治選擇,注定了阿富汗難以避免被外國干預的命運?!?/p>

        金新月位于哪三國交界地帶(CIA是如何將阿富汗打造成世界第一毒窩的?)

        巨大的利益之下,阿富汗各路軍閥頭子開始從事毒品貿易或其他非法活動。部分軍閥甚至將步子扯得更大,比如毛拉·阿克杭德扎達不僅給農民分配種罌粟配額并提供貸款,更是在伊朗城鎮拉黑丹設立辦事處,負責毒品運輸和銷贓。

        隨著蘇軍1989年的撤退,阿富汗的各路人馬又開始了殘酷的權力內斗。而隨著西方支持的中斷,地方武裝勢力們卻愈發依靠罌粟種植來維持自己的軍力。

        金新月位于哪三國交界地帶(CIA是如何將阿富汗打造成世界第一毒窩的?)

        此后,阿富汗各派軍閥迅速反目,開始互相攻伐,形成各自的聯盟團體,一些軍閥聯盟聯手打造了罌粟種植、海洛因提純和走私一條龍產業鏈。

        阿富汗伊斯蘭黨的??笋R蒂亞爾在1989年蘇聯撤軍時,沿邊境設立海洛因提煉廠,還建立了對巴基斯坦走私的網絡合作。該黨派的另一領導人尤尼斯 ·哈里斯在楠格哈爾省依靠操控海洛因貿易和巴基斯坦的關系而逐漸坐大。而值得一提的是,日后成為阿富汗塔利班第一任領導人的奧馬爾就在其麾下效力。

        金新月位于哪三國交界地帶(CIA是如何將阿富汗打造成世界第一毒窩的?)

        諷刺的是,近些年來,阿富汗境內毒品種植唯一一次被稍加遏制的,恰恰是阿富汗塔利班第一次崛起奪權的那幾年。

        2

        阿富汗塔利班自 1994 年在坎大哈異軍突起并迅速席卷全國,1996 年 9 月攻取首都喀布爾,1997 年改國名為 “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隨后,塔利班政權同北方聯盟展開激烈爭奪,最終控制了全國 90% 以上的領土,阿富汗自 1979年以來首次建立了接近統一的政治秩序。

        金新月位于哪三國交界地帶(CIA是如何將阿富汗打造成世界第一毒窩的?)

        (塔利班處死阿富汗前領導人納吉布拉)

        彼時,阿富汗的毒品種植已經根深蒂固,而此前的混戰時期阿塔其實自己也要靠毒品來養戰。但是,此一時彼一時,更何況阿塔內部受伊斯蘭原教旨主義意識形態的巨大影響,毒品那是教義嚴令禁止的。

        隨著阿塔逐步控制阿富汗局面,他們開始堅決執行禁毒政策,對一切形式的販毒活動予以嚴懲。當時嚴厲的禁毒措施,讓阿富汗各地的罌粟種植、鴉片生產的快速發展態勢被暫時打斷。

        金新月位于哪三國交界地帶(CIA是如何將阿富汗打造成世界第一毒窩的?)

        (阿富汗塔利班人員在銷毀毒品)

        1994 年,阿富汗罌粟種植面積約為 71000公頃,而塔利班上臺后的1996年至 1998 年,全國的罌粟種植面積被壓制在 64000 公頃以下,鴉片產量也從 3400 噸下降到 2500 噸左右。

        但同時可以看到,阿塔的高壓禁毒政策,充其量給阿富汗毒品產量踩了一腳剎車,卻沒有大幅度的下降。

        因為各地的部族武裝、軍閥并沒有得到鏟除,塔利班直接控制的地域并沒有那么大,從1996年9月到2001年1月期間,塔利班只控制全國70%面積,在剩余30%的區域內,毒品種植、販賣始終猖獗。

        各地的武裝早已依賴毒品貿易來維持日常軍費開銷,比如支付士兵薪水、軍隊訓練等。

        金新月位于哪三國交界地帶(CIA是如何將阿富汗打造成世界第一毒窩的?)

        同樣,對于阿富汗農民們來說,哪怕自己只能得到毒品貿易利潤中的極小部分,但依然是衣食所系,且相對省力,這導致很多農民十分抵觸禁毒法令。

        在軍閥、部族長老以及普通地主、農民等各涉毒群體的普遍反對下,阿塔在各地的統治力度被嚴重削弱。

        在毒品最為泛濫的赫爾曼德省,納西姆·阿洪扎達集大軍閥、大毒梟等多重身份于一身,控制著赫爾曼德河谷北部每年超過 250 噸的鴉片生產,是當地有名的 “海洛因之王”。

        金新月位于哪三國交界地帶(CIA是如何將阿富汗打造成世界第一毒窩的?)

        國內外的反對者和自身財政的拮據,讓塔利班不得不妥協,又逐步放松了禁毒政策,宣布廢除禁止罌粟種植的法令,只規定鴉片消費和使用屬于非法。甚至阿塔自己也發起了毒品財,向農民收取稅款,每年可從中獲得2000 萬~7500 萬美元的凈利潤。

        于是阿富汗鴉片種植面積從1998年的63674公頃,又迅速回升到1999年的90583公頃,占世界鴉片總產量的79%。

        金新月位于哪三國交界地帶(CIA是如何將阿富汗打造成世界第一毒窩的?)

        可以毒養政無異于飲鴆止渴,塔利班政權以教立國,但終究需要改善和國際社會的關系。

        2000年7月,阿塔領袖奧馬爾和聯合國達成協議,再度發布了全面禁毒令,以此換取國際社會的承認和國際經濟援助,特別是在宗教層面強調了禁毒的必要性,這一次,塔利班當局的確下了狠手,截至2001年9月,阿富汗的罌粟種植面積和鴉片產量從前一年的 82000 公頃和 3300 噸,驟然下降到第二年的 7600 公頃和 185 噸。

        金新月位于哪三國交界地帶(CIA是如何將阿富汗打造成世界第一毒窩的?)

        塔利班的禁毒舉措得到了聯合國毒品與犯罪問題辦公室的贊揚,稱其為 “迄今為止禁毒史上取得的最顯著的成功”。

        但尷尬的是,阿富汗毒品減少了,政府財政卻迅速惡化,瀕臨崩潰,各地反塔力量趁機反攻。

        金新月位于哪三國交界地帶(CIA是如何將阿富汗打造成世界第一毒窩的?)

        更諷刺的是,面臨塔利班積極禁毒導致的困境,美國不但不予以援助,甚至反而從輿論上大肆攻擊阿塔的禁毒誠意與成果。

        比如譴責塔利班在下達禁毒令的同時向毒品提煉廠征收高額稅款; 令大批依靠種植罌粟維持生計的農民失去經濟來源,造成人道主義危機等等。

        然而,對于同樣種植毒品的阿富汗國內親美勢力,美國卻發揮傳統藝能——雙標。

        金新月位于哪三國交界地帶(CIA是如何將阿富汗打造成世界第一毒窩的?)

        出于反塔利班的共同立場而形成的“北方聯盟”,一直積極從事毒品貿易活動,美國政府卻此長期保持沉默。

        美國不買賬,聯合國方面的肯定并未給阿塔治下的阿富汗帶來什么實質性的援助和外交突破,反而加劇了它對國際社會的失望及反美情緒。

        2001年“911事件”后,美國發動對阿戰爭,塔利班政府被推翻,阿塔勢力退守阿富汗南部與阿巴邊境地區,失去了對全國大部分領土的控制權,也意味著失去了對過境貿易與大部分罌粟產區的控制權,阿政府嚴厲的禁毒政策也戛然而止。

        之后僅幾個月,阿富汗就重歸世界毒品頂峰,失掉政權和財源的阿塔,也隨波逐流加重了對毒品收益的依賴。據聯合國2009年發布的UN- ODC 2009報告數據顯示,2002至2005 年,塔利班每年從毒品中獲取的資金總額約為 8500 萬美元,在之后更是猛增為1. 25億美元每年。

        但很多人印象中的“阿塔下野后完全依靠毒品生存”,卻并非事實,同樣是這份評估報告也承認:涉毒資金數額占塔利班財政收入的 10% 到 15% ,并非塔利班的主要財源。

        相反,美國出于對塔利班的敵視態度,對后者的涉毒行為大加渲染和批評,在很大程度上引導了國際輿論對塔利班在毒品問題上的判斷與印象偏差。

        而真正倚賴毒品經濟的力量,則被“主流輿論”保護起來,無人問津了。

        金新月位于哪三國交界地帶(CIA是如何將阿富汗打造成世界第一毒窩的?)

        3

        在美軍扶持下,2001年底成立的阿富汗伊斯蘭共和國政府(以下簡稱“阿共和國”)對待毒品是什么態度呢?

        表面來看,根據各項資料顯示,2001年迄今,阿共和國同樣多次出臺了嚴厲的禁毒法令,以美軍為首的北約占領軍也表態希望打擊阿富汗販毒活動。

        金新月位于哪三國交界地帶(CIA是如何將阿富汗打造成世界第一毒窩的?)

        2001年12月5日,第一次國際援助阿富汗會議達成的 “波恩協定 ”由英國負責“根除”阿富汗毒品。

        為此,英國還專門成立了333特遣部隊(截止2004年共計2個行動小組150人),特遣隊對阿富汗的各大海洛因加工作坊予以清剿。

        英國方面還采取了“禁毒補償”措施?即每消除 1/5公頃種植面積,阿富汗農民可獲得250-300美元的補償,但這項看起來很靠譜的措施卻因為當地農民的詐騙和官員腐敗問題而終止。

        金新月位于哪三國交界地帶(CIA是如何將阿富汗打造成世界第一毒窩的?)

        2005年后,阿共和國政府成立特別禁毒部隊 (由英國出資和培訓)在全國展開“轟轟烈烈”的禁毒運動,但響應者寥寥,緝毒部隊也虛與委蛇,陽奉陰違,沒有做出多少實質性的舉動。

        金新月位于哪三國交界地帶(CIA是如何將阿富汗打造成世界第一毒窩的?)

        見自己扶植的阿政府禁毒不力,美軍在2007年推出從空中噴灑除草劑根除罌粟行動,摧毀了大片罌粟田。

        這遭到了阿富汗農民的強烈不滿,北約盟友和阿共和國政府也批判稱“禁毒的重點是逮捕毒販,而非逼得貧苦農民餓死”,這就讓美國陷入到恐和禁毒上處于兩難境地:既要拉攏各地軍閥,又因軍閥從事罌粟種植和販毒活動而不得不疏遠與其關系。面對阿毒品的泛濫成災,北約在阿禁毒行動卻止步不前。

        金新月位于哪三國交界地帶(CIA是如何將阿富汗打造成世界第一毒窩的?)

        美國之后又采取了轟炸毒品制作窩點的方法,曾一度重拳出擊,在頂峰的2019年5月,美軍一天內空襲了68處窩點。

        但這些清剿行動收效甚微,因為在阿富汗,一個制毒工場的成本低廉,去攻擊那里真的連油錢都賺不回。

        金新月位于哪三國交界地帶(CIA是如何將阿富汗打造成世界第一毒窩的?)

        美國政府從2002 財年到 2017 財年,投入大約 86.2 億美元在阿富汗緝毒,換來的結果卻是阿富汗毒品種植面積從 2002 年的約 74000 公頃暴增到 2017 年的約 328000公頃,增長了 340% 以上。同期,潛在鴉片產量增加了約164%,從 3400 噸增加到 9000 噸。

        而西方各國以幫助禁毒為目標的援助活動口惠而不實,從2001到2007年?國際社會承諾向阿提供約 250億美元援助?實際只到位 150億美元? 其中 40%又以企業盈利和援助人員高薪的形式返還給援助國。

        比如在2003年,阿富汗約有48億美元毒品收入,而下撥的外國援助款只有28億美元。所以,一名美國前情報分析人員稱:“罌粟經濟已填補了我們沒有參與阿富汗國家重建而產生的真空 ”。

        金新月位于哪三國交界地帶(CIA是如何將阿富汗打造成世界第一毒窩的?)

        支持“正道”的資金遠遠不如販毒收益,如此前提下禁毒難如登天。有經濟專家做過分析:一味的根除罌粟種植會導致數百萬早已是赤貧狀態的阿富汗農民反抗政府,要想根除毒品,除非能讓阿富汗的正常經濟能在多年內保持9%的增速,這樣才能保障阿富汗農民改種合法經濟作物。

        其中,比較好的方法就是修復灌溉渠、引進新的經濟作物替代種植,同時建設道路網,政府向農民提供短期信貸。

        金新月位于哪三國交界地帶(CIA是如何將阿富汗打造成世界第一毒窩的?)

        但現實卻令人無比沮喪,阿富汗現狀使得上述的一切條件都是浮云,所以阿共和國當局和美軍的嘗試只能是表面功夫,也不怎么上心。

        比如,從2001年到2004年,美國只撥付1.2億美元用于阿富汗的農業發展計劃,幫助農民種植合法農作物,可就這么點杯水車薪般的資金都被層層盤剝,基本聊勝于無。

        而僅在2005年一年,美國就撥款7.8億美元來升級緝毒武裝的裝備。

        金新月位于哪三國交界地帶(CIA是如何將阿富汗打造成世界第一毒窩的?)

        同時,阿富汗缺乏合法的小額信貸,有許多農民只能通過 “以罌粟收成抵押貸款 ”體系獲得貸款。

        更重要的是,阿共和國政府內部許多人完全是“利”字當頭,受惠于國內的毒品行業,不少政府高官和一些政警高官人均每月收受數萬美元的回扣及賄賂。

        大毒梟哈吉·朱馬汗花重金就可買通許多省長、地方軍閥、高速路交警、邊境衛兵等?以獲得在各省加工和運輸毒品的“特別通行證 ”。

        金新月位于哪三國交界地帶(CIA是如何將阿富汗打造成世界第一毒窩的?)

        連阿前總統卡爾扎伊的直系親屬也卷入過協調販毒活動,在阿共和政府約40萬公務員隊伍中,有近 10 萬人直接受益于毒品經濟(運輸費、利潤、賄賂等),喀布爾的土地開發商無一例外均涉嫌販毒。

        以至于外界諷刺:卡爾扎伊的政府內閣完全就是毒梟的影子內閣。

        更諷刺的是,涉阿毒品的勢力,都貓膩多多,不僅阿共和政府內部,毒梟們在阿富汗毒品直接的傾銷地巴基斯坦、伊朗同樣建立起大量完善的走私轉運系統;而駐阿美軍和中情局內部,也有人從事毒品交易,一些部署在毒品產地或者走私路線上的美國禁毒人員也時有貪腐之舉。

        金新月位于哪三國交界地帶(CIA是如何將阿富汗打造成世界第一毒窩的?)

        但到最后,受外界指責最多的卻是阿富汗塔利班,誠然,塔利班在這上面也不干凈,但怎么也算不上罪魁禍首。

        塔利班在阿富汗毒品經濟中扮演什么角色,或者說塔利班是不是阿富汗毒品經濟的主要受益者?

        阿富汗毒品經濟是一個極其復雜的、系統的生產與貿易網絡,囊括了罌粟種植、鴉片生產、毒品提煉與加工、走私販運、國內外交易等各個環節,而毒品利潤不均勻地產生在以上各個環節中。

        金新月位于哪三國交界地帶(CIA是如何將阿富汗打造成世界第一毒窩的?)

        據聯合國報告數據顯示,阿富汗毒品貿易所產生的各種利潤中,罌粟種植所產生的利潤份額不足1% ,約為1億美元,其中2000萬美元被塔利班作為稅收而征走。而這也是塔利班從毒品中獲取利潤的兩種主要方式之一:?保護或脅迫當地農民種植罌粟并征稅; 另一種方式是為毒品販運提供安全保護。

        塔利班參與阿富汗毒品活動多局限在這兩個層面,而產生利潤最大的毒品提煉與走私階段,塔利班參與較少,其潤也多為其他勢力所獲得。

        金新月位于哪三國交界地帶(CIA是如何將阿富汗打造成世界第一毒窩的?)

        憑借參與毒品的種植與販運等活動,塔利班每年能獲得約 1.25 億美元的財政收入,而阿富汗每年由毒品所創造的經濟價值總量中留在國內的份額是30億 ~ 40 億美元,塔利班只占到了其中的 4% ,由此可見,阿富汗販毒的主要受益人并非是阿富汗塔利班,而是另外的勢力,這販毒獲利的大頭輪不上阿塔。

        金新月位于哪三國交界地帶(CIA是如何將阿富汗打造成世界第一毒窩的?)

        世界銀行 2006 年的一份報告稱:阿富汗最大的四個海洛因生產商全部是阿富汗政府的高級官員。海洛因等高級毒品的提煉和交易所產生的利潤,占到阿毒品經濟總利潤的 75% 之多,其享有者正是各地軍閥、毒梟、地方官員與警察等,而非塔利班成員。

        至于外界對阿富汗毒品經濟的判斷,則更顯片面,因為如果只按照歐美消費市場來考慮,阿富汗的毒品總價值高達 650億美元,但其中只有 5%~6% 的份額,也就是只有 28 億~34 億美元留在了阿富汗國內,毒品貿易額的80%是從俄羅斯、歐洲其他國家與美國等消費目的地中產生的。

        金新月位于哪三國交界地帶(CIA是如何將阿富汗打造成世界第一毒窩的?)

        更何況,毒品提煉所需要的化學前體及其交易也是利潤頗高的環節,這些產生的利益絕大部流至歐美等西方國家的相關企業。

        西方的銀行體系在管理和規范等方面存在著各式各樣的漏洞,為洗黑錢行為提供著便利,從而使毒品交易所產生的資金源源不斷地流入西方國家的銀行,因此,阿富汗毒品的最大受益者正是西方勢力。

        金新月位于哪三國交界地帶(CIA是如何將阿富汗打造成世界第一毒窩的?)

        這種巨大的經濟利益也導致了美國在阿富汗的禁毒態度一直不夠強硬,僅僅是出于政治敵視,只盯著阿塔的販毒,卻無視其他。

        所以,毒品行業的收益壓根算不上阿塔的“性命所系”,無須太懷疑他們的動機,如今塔利班在禁毒這方面的承諾,大可相信他們大概率是發自真心。

        只是,他們想要成功,必須吸取之前的教訓。

        而且,阿富汗局勢依然處在動蕩中,阿塔的統治不能說是牢固,一切百廢待興,阿富汗要解決的問題太多了,但首先要解決的肯定是吃飯問題。

        金新月位于哪三國交界地帶(CIA是如何將阿富汗打造成世界第一毒窩的?)

        畢竟,倉廩實才能知禮節,在阿富汗這樣的亂世中,活著就已經是奢望,道德和秩序早就已經是奢侈品。如何在保障國民吃飯問題的前提下完成禁毒,這是阿富汗塔利班的一次大考。更何況,阿富汗毒品問題的始作俑者,還在緊緊地盯著塔利班,伺機而動。

        無論你看好還是討厭阿富汗塔利班,禁毒毫無疑問是人類的一項正義事業,從這個角度,我們只能祝愿他們取得成功。

        金新月位于哪三國交界地帶(CIA是如何將阿富汗打造成世界第一毒窩的?)

        參考資料:

        楊東衛:阿富汗禁毒一線視察宋海嘯:阿富汗毒品問題,歷史、作用和成因申玉輝:塔利班運動與阿富汗毒品問題的關系探析《現代國際關系》伊斯蘭研究課題組:阿富汗為何淪為“毒品-恐怖”國家趙安曉宇,陳帥峰:“金新月”地區毒品問題對新疆的影響及應對策略阿爾弗雷德·麥考伊:《美國全球權利興衰》羅懌:阿富汗毒品問題的歷史成因及其現實影響地球知識局:阿富汗是如何成為毒品王國的


        華風揚是一家創業點子分享平臺,在這里提供互聯網創業項目,以及引流推廣、網絡營銷、實操案例分享,需要網上創業點子那就上華風揚,找項目,學推廣就來華風揚!

        聯系我們:微信公眾號搜索“大嬸說事”

        版權聲明:本站部分文章來源或改編自互聯網及其他公眾平臺,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內容僅供讀者參考,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hcpack8.com.cn/93886.html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