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imcgu"></var>
<em id="imcgu"></em>

  • <em id="imcgu"><strike id="imcgu"><u id="imcgu"></u></strike></em>

    <li id="imcgu"><acronym id="imcgu"></acronym></li>

    1. <li id="imcgu"><acronym id="imcgu"></acronym></li>
        <li id="imcgu"></li>

        修自己的樹被罰14萬 當事人有話說

        眼前這個兩米多的樹干,曾經是一棵龐大茂盛的香樟樹。它的樹齡接近20年,足足有兩三層樓那么高。因為對身后屋子花園的陽光遮擋嚴重,今年1月,它被屋主李先生雇人剪掉了全部分枝,變成了這副模樣。采光的問題解決了,但另一個麻煩很快找上門來:當天城管就通知李先生,他這是未經綠化管理部門審批擅自砍伐樹木,要罰款14.42萬元!

        李先生:這么一個重罰,我覺得有點都想不通,并不是像他們說的要把它砍掉,因為我自己買回來的樹,怎么可能砍掉呢?這個動機沒有,我是熱愛綠化的人,所以才買樹。當時我的出發點是(把樹)修低一些,以后省事一點,因為我們年紀大了,吃不消每年修剪它。

        李先生今年73歲,他和老伴兒都十分喜歡植物。為了退休后,過上與花草為伴的生活,20年前,他們賣掉了上海市區的房子,在郊區購置了一套別墅。這株香樟就是當時花1.1萬元買來的小樹苗,最初種在花園里。香樟長得飛快,很快擋住了窗戶。10年前,李先生和物業商量,把樹挪到了花園外面的空地上。結果,香樟長得更加肆意,樹蔭幾乎籠罩了大半個花園。老兩口種的桂花、紅楓、月季,都照不到充足的陽光,草坪也死了不少。這才讓他們下決心,請工人把香樟修剪得更徹底一些。

        李先生:他剪了,他留下了(樹)還有分杈什么的,當時我是外行,我說干脆幫我們修得低一點,讓它長得慢一點,我們自己好修。就像剃頭,頭發剪光了長得慢一點,就這個道理。這個事情發生之后,被物業發現了,城管氣呼呼地就來了,五個人開車開過來,氣洶洶的,就說拍照、錄音、錄像,他定性按社會常理判斷就是砍伐,我一直不承認是砍伐。

        對于為何將李先生的行為認定為“砍伐”,本周,上海市城管部門引用了兩份技術指南。他們這樣解釋:根據《上海市居住區常見樹木修剪指南》,香樟樹“過度修剪”的標準是保留少許樹干,如果再往下剪,只剩下樹干,就屬于“砍伐”;而根據《上海居住區綠化調整技術規范》,李先生雖然保留了2米左右的主干,樹沒有死,但因為樹不能在一個生長周期恢復樹冠形狀,也要被認定為“砍伐”。

        李先生:他們沒有宣傳過這個事情,大家都不知道,并不是我不知道,但是這次給我抓成典型了。

        北京大學建筑與景觀設計學院副教授 李迪華:修剪技術指南是不適合于這個處罰的,因為修剪技術指南是針對園林公司、園林行業的一個指南,這也是我前面質疑,這個處罰存在不合理、不合情的問題。真正要做的是什么,在處罰之前應該充分去調研這棵樹是不是真正影響到居民的日常生活。如果確確實實是有必要進行修剪或者移走,那么只是存在一個程序不當和誰來移的問題。這些比樹怎么修剪叫砍伐更加重要一些。

        本周五,記者跟隨李先生在小區乘車轉了一圈,看到小區中不少經物業修剪的樹木,和李先生修剪的結果,并沒有明顯差別,都只是保留了樹干。

        這個香樟樹是兩年前修剪的,它只保留了1.6米的樹干。目前,它已經長出了新的分枝,初步恢復了“樹冠”的形狀。

        李先生:當時修的時候,我還真打電話問過區綠化部門,電話打進去我問我們自己要修樹,有什么審批什么程序嗎?電話里面就很干脆把我回掉了,我們這里不受理的,你們家誰種一棵兩棵樹,修剪讓我們綠化部門來,我們哪有這么多的人力,我們不管這些。不管那我參照誰呢,參照周圍物業他們也是這么修的,這樣參照下來,我也這么修。

        但參考并沒有幫助李先生免于處罰。今年3月召開的聽證會上,最終仍是按“砍伐樹木”處理。按照《上海市綠化管理條例》的有關規定,“砍伐樹木”要按照綠化補償標準的五倍到十倍進行賠償。城管部門引用了2006年公布的綠化補償標準,李先生的香樟樹胸徑為38.8厘米,認定價值為28840元,按照最低標準5倍賠償,即14.42萬元。但問題是,現在香樟的價格對比十多年前,已經出現了較大幅度的降價。

        李先生:這個處罰書發出來是2021年6月30日,(滯納金)每日按照罰款數額的3%加處罰款,你再不付的話他要封你銀行卡,這是口頭說的。

        李先生:我本來就是一個中學退休教師,現在靠退休工資,兒子心疼,他說爸你就算了,我把錢14萬打給你,你付掉(罰款),你把身體搞壞了劃不來。我是喜歡花花草草,喜歡大自然、樹木的,現在落得一個破壞樹木的下場,我是很冤屈的,但也很無奈。

        李迪華:我們的城市,喬木已經嚴重地影響到居民,尤其是底層的日常生活,城市園林部門并沒有給予及時回應,全國各地都有居民自行去處置居住小區里樹木的情況。我們今天已經把綠化情感化了,就是凡事只要認為綠化就是好的、樹就是好的,它即使是阻擋了我的陽光,遮擋了我的空氣,對我的建筑有潛在的安全風險。這個在公眾觀念里邊一定要得到改善,就是綠化只有當它不會影響到居民的正常日常生活,才是我們應該去接受和支持的。

        白巖松:看完這個現實中的故事,恐怕很多人會想這樣一個問題:究竟是修剪一棵自己種的樹給環境帶來的危害大?還是不問青紅皂白,不問法理情僵硬執法給環境帶來的危害大?接下來這個處罰會向哪個方向走?或許各方也都該更好地說一說,因為這是一個相當不錯的與城市治理有關的案例。

        【編輯:葉攀】

        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


        華風揚是一家創業點子分享平臺,在這里提供互聯網創業項目,以及引流推廣、網絡營銷、實操案例分享,需要網上創業點子那就上華風揚,找項目,學推廣就來華風揚!

        聯系我們:微信公眾號搜索“大嬸說事”

        版權聲明:本站部分文章來源或改編自互聯網及其他公眾平臺,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內容僅供讀者參考,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hcpack8.com.cn/92889.html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